【鱼城访录】此 地 经 年
发布日期: 2017-02-25 浏览次数:

我一直觉得时光走的太快,那些还没说出口的话就像春天满树的花骨朵,全都成了秘密。我一边恨又一边无可奈何。我的冷眼相待和它的不屑一顾,终究促成了这恍恍惚惚的四年。站在大四的尾巴上再回头看,那些恍惚里面,始终有我爱不释手的东西。我想,到现在也该跟时光和解了吧。

    2013年十月份,雨天,阴。

重庆的雨天从来都很真实,就像一个人生气,就真的是拉着脸的样子,所以下雨天永远都是阴天。上午十点的时候,打着一把格子伞从校园主干道经过,雨不是很大,路上没什么人,偶尔一两个擦肩而过的也都是行色匆匆。一二教广场上空旷的有点反常,左边的第一棵树下,枯黄的叶片掉了一地,可其他的都绿的发亮,可能它得病了吧,后来我无数次从它旁边经过,它果然换了新发型,变得年轻力壮,当然偶尔还是会掉“头发”。离路边最近的地方撑一把蓝色的遮阳伞,两张桌子,一个戴着眼镜的胖子和一个胖的不明显的胖子。两个人时不时的笑声让这片有点落寞的地方,有了一丝快活的气氛。再后来那个戴着眼镜叫白鑫磊的胖子我叫他磊哥,另外一个一起走着走着却不见了。大概所有胖子都会让人觉得特别有喜感吧,所以那天我本来已经路过了,却又忍不住回头。磊哥是个特有意思的人,拉着我就一顿扯,露着一嘴大白牙口沫横飞,所以我只能当着他的面,在招新表上很慎重的填上我的信息,完了又认真地看了一遍我那潦草的字迹,才满意的转身。打开我的格子伞,它张开的瞬间,“砰”的一声很有仪式感,我想那应该就是一个仪式,标志着我的四年,将对一个叫“钓鱼城研究会”的地方情深义重。

记得面试的时候还在黑板上写了几句自己的诗,显得人模人样,所以通过了,再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觉得自己陷入一场噩梦中,逃不开也走不掉。作为一个从北方小城市来的小伙子,胆怯害羞似乎成了我致命的要害。身边没有一个熟悉的人,没有可以开口说话的理由,没有想好开口之后的对白,所以在大一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大部分我都是一个人,游离在所有人的欢笑之外,除了偶尔一起参加活动,或者在教室里大家排排坐,然后各自来一段熟悉的讲解词。每次我都会坐最后排,讲的时候也不会有人刻意回头看我的脸或者是不是发抖的双腿。在那一年里,我看到很多人来又有很多人离开,即使都与我无关,我还在这里,现在想想都不知道是什么让我硬着头皮撑下去,也许是胆怯到连离开都不知道如何开口吧。

在第二年夏天假期的时候,我除了考驾照外又看了一遍《士兵突击》,里面有一句话说:“很多事情不是大家做不到,而是大家逼自己还不够。”到现在它也是我的座右铭,我知道很多事第一步很难,就像我第一次在香樟书院参加讲解比赛,紧张到忘了讲解词,大脑空白了至少有十几秒,可当时感觉那就像一个世纪一样漫长。那是我第一次站在将近有一百人的地方说话,那时候的难堪和紧张现在却再也不会有了。我开始逼自己去看书、背讲解词、和人聊天、主动积极参加活动,这些在别人眼里看似很平常的东西,我都是一点点适应的。

2014年11月,钓鱼城历史学问博物馆正式开馆。那天来了很多人,我有幸成为接待来宾的讲解员之一,就像一个很热情的主人,显得游刃有余。事实上,博物馆真是个好极了的地方,我在那里收获了很多。不管是个人能力还是友情还和师生情分,到现在都好像来不及诉说了。那是我在研究会第二年,那年我被评为优秀讲解员并且开始参与写作钓鱼城英烈传等书。六儿(室友)在寝室跟我说:“都在社团待两年了,够久了,赶快退了吧”。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正在望着电脑发呆,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所以到最后他还是没听到我的回应,我内心悄悄问自己,没有声音。

选择竞选副会长是大二快要结束的时候,我看到很多人走,留下来的,我熟悉的,寥寥无几。似乎这地方随着那些人的离去就要崩塌沦陷,我只是想站出来尽绵薄之力。出我意料,屌丝逆袭,我这个连部长也没干过的小干事直接晋级副会长。我想我还能留在这里,除了老师的信任,更多的是我爱这里,就算经年之后依旧会念念不忘。大三那一年,我站在另一个方面去看钓鱼城研究会,我知道很多人走了,他们就像一堵墙倒塌掉没了依靠,可是又有一群新人把我当做一面墙,我又做回了当年的“他们”。给新人培训,带新人做活动,带他们一起笑一起闹。我仿佛又看到以前的种种在我的眼前又一幕一幕上演,就像一种轮回。后来我问过很多留下来的小干事,问他们为什么会留下,他们说:“我觉得这个组织跟其他的bifa888组织不太一样,更像一个大家庭,更有人情味”。我很庆幸我能听到这样的答案,我想老师也一样庆幸听到。

最后一次因为研究会站上舞台,是今年九月份的钓鱼城文丛发布会,作为编辑代表。我实在难以把过往描述成津津有味的故事,所以那次我只是很真诚的感谢了很多人,丁院、蓉姐、辉哥等等。现在我早已经离开了,偶尔从博物馆经过,总是忍不住进去看看,每次都会在来客登记表上认真填写信息,写完了仍要再看一眼自己潦草的字迹,这习惯好像也成了仪式,只是更像落幕后的敬礼,光荣而稍显遗憾。

有人说,大学总共就那么长时间,不管你怎么过总会有遗憾。我也一样,只不过我很庆幸那个下雨天我从广场前经过,因为一个胖子的笑路过又回头。进钓鱼城研究会是一个开始,离开是我另一个开始。不管怎么说,我都愿我喜欢的人和我爱的地方被时光温柔以待,愿衣襟带花,愿岁月风平。

吴怡斐

钓鱼城研究会

2016年2月25日


上一篇:【志愿服务】冬日阳光·温暖你我——记我校赴开县三汇口小学展开新春关爱行动
下一篇:新学期,心开始,撸起袖子加油干!——思政教学部召开新学期工作部署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