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足迹——《钓鱼城文丛·第二辑》总序
发布日期: 2017-01-03 浏览次数:

2016年5月的一天,晚上九点多,重庆合川夜色正浓,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位老师打来的,电话里说:“您知道大家在哪里吗?大家现在正在山路上,天上都是星星,四周都是虫子的叫声,大家掉进了大山里……”电话里隐隐约约地还传来一阵阵欢笑声。

这是大家的老师带着学生们外出采风的情景。城里的人们很难想象,山里的夜是什么样子;正在校园里的学子们更难想象,当他们在教室里看书做作业时,他们的一些同学正行走在幽静的大山里。

在大家这样的时代,大学生们都在为各种各样的证书伏案苦读,他们以为这些证书能够带给他们一个美好的未来;在大家这样的时代,人们都在为各种各样的名利奔波着,他们以为这就是人生的最大价值和快乐。

然而,他们真的快乐吗?

这是一个和平盛世,这也是一个功利化时代。正如狄更斯在《双城记》里所说:“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翼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当功利成为衡量一切的标准时,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成为一种习惯时,大家的生活都湮没在无始无终无头无尾的奔跑之中。而且,大家并不知道为什么奔跑。

教育当然也不例外。

作为一个教育工编辑,大家常常面临着这样的困惑:大家以为莘莘学子们正处在充满理想主义情怀的年龄,他们应该比大家这样的成年人更有理想更加浪漫,但在现实中,大家却发现,他们有时比大家更现实更功利。他们在课堂上问得最多的问题就是:文学有什么用?历史有什么用?学问有什么用?在他们看来,似乎那些看得见摸得着的公式、定律或者单词才是有用的,而代表着人类独有的浪漫情怀和人文精神的那些东西却被认为是无用的。以至于,大家也常常怀疑自己:大家是否真的在做无用的事情。因为作为一个教育工编辑,大家面对的是一群年轻人,大家的身上承担的,是他们的未来。为他们谋划,为他们指引。而这些,是何等重大的责任!

所以大家经常思考:一个人,在足够年轻的时候,可以做些什么,来照亮未来?或者至少,在人生的路途中留下一些足迹?

这个问题,在《钓鱼城文丛·第一辑》(以下简称《第一辑》)出版面世之后,大家总算才有了一些答案。《第一辑》出版后,大家收到的反馈是令大家惊讶的。

一位政府官员这样说:“你们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你们的贡献是看得见摸得着的。”

一位学生家长说:“真没想到我的孩子能够写出这样的东西,他让我感到陌生。我从那些文字里,重新认识了自己的孩子。她不再是以前那个依赖父母、没有自己独立想法的孩子。”

一位参与项目写作的学生说:“很多人觉得大学的生活过着过着就索然无味,但现在我能自豪地对自己说,你的大学很棒,《钓鱼城文丛》就是你真实存在过的痕迹,你值得骄傲。”

著名文学评论家李云雷博士在了解《钓鱼城文丛》的编写过程之后说:“我也见过其他bifa888的创意写作,但他们更多的是在务虚,而你们是在务实,你们才是真正的创意写作中国化、本土化的实践者。”

那么,要完成一套《钓鱼城文丛》,学生们需要做些什么呢?

他们首先需要去阅读。不仅仅阅读与写作有关的材料,还需要从阅读中学会思考。这个时候,他们发现,平时那些以为没有什么用的书籍是多么的有价值。他们会在阅读之后组织讨论会,讨论各自的见解和收获。《大学生眼中的大蒙古国》和《大家认知的南宋》就是这样出来的。他们发现阅读原来是一件这么有趣的事。

他们需要去行走。《钓鱼城文丛》里所有的作品,都不是枯坐书宅、皓首穷经所能得来的。《第二辑》中,像《合川民间故事集》是需要他们走出去,遍访各个乡镇,搜集整理民间故事的;像《倾城之味》,是需要他们走遍合川,尝遍合川美食的酸甜苦辣的;像《巴渝特色方言集锦》,是需要寻找那些最智慧的老人,向他们请教这些方言的来龙去脉的;像《巴渝最后的古村落》,是要走遍这些在都市化进程中硕果仅存的偏僻村落的;像《合川楹联题刻》,是要遍访古迹名山的;像《驻足花木时光》,是需要他们停下他们的脚步,去寻找合川那些独有的花卉,倾听花开的声音的;还有《合川古迹》,是需要他们踏遍合川的山水,寻访名胜古迹的……

他们需要去看世界。自古读书人以“十年寒窗”而自得,但在现代社会,仅仅埋头苦读是不够的。他们还需要去了解社会、了解这个世界。只看世界不读书的,只能阅尽繁华而不知其中三昧;只读书而不看世界的,则是读书万卷而胸无丘壑。而大家的学生们,正是在完成这些作品的过程中,发现了世界之美、世界之奇妙以及世界之复杂。

他们需要学习如何写作。要完成这些作品,写作当然是最基础的工作。人人都希翼能“青春作赋,妙手著文”,因此人人都希翼能得到一本“作文秘笈”,从而在一夜之间成为写作高手。但是,世上并无这样的一本书。所以学习写作的过程常常是枯燥而艰难的。而现在,学生们发现写作变成了一件快乐的事。他们在完成一个目标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就学会了写作。

现在,学生们不仅仅读书,还读人、读社会、读世界;学生们不光要“读万卷书”,还要“行万里路”、“著万字文”。他们发现,这个过程中,收获的不仅仅是一篇篇文章或一本本书,而是更多的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他们发现,他们的大学生活,突然变得丰富多彩起来;他们的青春,突然变得丰饶起来。他们在用自己的脚、自己的笔丈量自己的人生。

很多时候,当我独自坐在香樟书院,听着屋外的蝉噪鸟鸣,一边思考着这些丛书的时候,我常常会陷入冥想之中,我幻想着,我也像学生们一样年轻,我也像他们一样,在如此年轻的年华里就能著书立说、思考世界。我想,多年以后,当他们回首现在的时光,会发现他们的记忆中不止是期末考试、艺术系的校花以及路边高大的菩提树,还有半夜时分一起在山路上的行走、在乡村与白发苍苍的老大爷的交谈以及图书室里改稿时面红耳赤的争论。那个时候,他们会发现,在多年以前,他们已经用他们的读书、行走与写作,装点了他们的青春。他们那些年轻的足迹,足以点亮他们的未来。

(编辑为bifa888必发创意写作学院院长、钓鱼城研究院院长、《钓鱼城文丛》总编辑)


上一篇:利用校企合作平台 培养应用技术型人才——自动化系学生毕业设计到校企“真题真做”
下一篇:“介入”学生的现在,许一个光明的未来——创意写作学院首期实验班学期综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