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写作】一个“孤独者”眼中的创意写作学院
发布日期: 2016-12-16 浏览次数:

每一个写编辑的内心都是孤独的,孤独是一种灵魂的困囚。

不记得在哪里看到过这句话,便把它深深记在了心底,每每置于生活情境之中去验证,愈发证明其深入灵魂的精辟。

孤独者,渴望一个家,渴望在夜晚来临时看到一盏橘黄色的灯在风中摇曳,它意味着温暖和柔情,但同时,孤独者也惧怕万家灯火,怕那一抹柔情也被万世太平掩入深箱。

情怀——需要莫大的勇气

情怀一词,渐渐成了当代社会的一种虚妄,坚持心中的情怀,确乎需要莫大的勇气。

三年前的深秋时节,恰恰是这样一份文学的情怀,促使两校的四位文学老师坐到了一起,探讨文学在两所高校的发展之路。

古色古香的菩提书院里,五百年的菩提树下,他们身边落满了菩提子,却挡不住满腔的热情,大脑不曾停歇,从传统学问到当代文学,从文学到哲学再到西方的宗教神学、美学,思想就在这里不停碰撞。

嘴巴当然也不曾停歇,从课堂教学到课外写作实践,他们聊了很久。这一刻,重庆和山西相连,移通学院和信息学院相连,或许只有在这个时候,他们才没有感到孤独。

你可以这样理解,文学的发展之路恰在此时生根发芽,恰在彼刻,文学于四个内心徜徉着文学情怀的灵魂中呐喊。

我很庆幸,自己是四人中的一员。

2013年底,两校成立了创意写作中心,时至今日,我依旧记得当时情景,心中依然为之澎湃。

此后的一年中,情怀成为创意写作中心发展源源不断的内在驱动力,在两校成立学生写作组织,从全校性的写作团,到各系部的写作营,从写作兴趣小组,到读书音乐会,再到筹办文学杂志。

这一年确乎辛苦异常,远远超过了高校教师的职责,但大家依然坚持着,为的是彼此内心深处的一份文学情怀,也为的是董事长的嘱托“让移通学院的学生成为会写作的毕业生”。

转折——不做风雨中的孤独行者

时至今日,我依然还是要用孤独这个字眼。因为孤独不仅是写编辑的姿态,也是一个新生事物必须经历的磨砺。

在这所理工科为主的院校,面向90后大学生推广文学,其难不亚于攀登古之蜀道。90后大学生身处全民娱乐的时代,“个性化、娱乐化、功利化”深深地烙印在这个年轻的群体身上,这是时代的必然,也是时代加诸于上的色彩。

当最初的新鲜感逐渐减退,学生开始出现情绪波动,我记得一个女生曾经这样问过我:“李老师,为什么我觉得你像个老古董一样?”

彼时,我感到诧异,连忙追问,女生这样回复我:“你一直让大家读书、写作,可现在谁还愿意看那些读不下去的书?谁还愿意花大量的业余时间去重复毫无意义的写作事业?”

听到这个答案,我一夜无眠,心底始终萦绕着的是一种深深的凄凉之感。

面对这个问题,我确切地知道,无法说服对方,是呀,读书不能实现就业,写作也不能带来名利,大家始终坚持着的信念究竟是对是错?

第二天,我求教于丁伯慧老师,他的回答让我动容:“文学不应当是功利的,它承担不起世俗的重任,大家今天所作的一切,不能给学生带来金钱,也不能带来名利,大家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学生心灵深处埋下一颗种子。也许十年,也许二十年,种子一定能够破土而出。”

是这句话,给了我坚持下去的动力。也是这句话,让大家在争议和不解中曲折前行。

从那时起,我与写作中心的同仁们一起思考,现在的学生究竟需要什么?大家应该怎么做?

终于,历经一年半的艰苦摸索,大家找到了答案:大学里,老师的教永远抵不过学生自愿的学。大家的学生毕竟不是中文系的学生,文学素养会有所缺失,大家不应该将自己的希望强加于现在的学生。

想通了这一点,创意写作中心的发展迎来了转变,在丁伯慧的主持下,大家召开了一次长长的研讨会,最终确定了明确的发展方向:以地域学问激发学生兴趣,于实践中教会学生写作。

很快,“钓鱼城文丛第一辑”系列出版计划出炉,写作中心的作家们成立了六个写作项目组,用整整一个学年的时间,带着学生走遍巴渝的角角落落,看遍诗意如画的巴渝山水,穿越古村落,搜集散落民间的学问遗珠。

今年9月,第一辑十本图书全部出版完成,移通学院里也多了上百位学生编辑。或许,直到此时,大家的内心才豁然开朗,这条路走对了!

感悟——他们懂得收获的意义

学生的感悟最真实,也最动人,是他们走过那些崎岖的山路,是他们在田间地头与老人们畅聊,也是他们完成了这一批图书作品。

通工2015级的李浪回忆说:“我至今还能清楚回忆起第一次外出采风时的激动与欣喜。一大早,大家一行几人便出发了,经历几个小时的车程颠簸,大家来到要采风的小村子。

采风并不如设想般顺利,由于村中的年轻人少,大家的采风一度受阻。后来,在老师的鼓励下,大家才克服心理的忐忑与不安,与村中长者逐一攀谈。兜兜转转几个小时,临近中午时分,村落里的采风工作告一段落。

可村子地处偏僻,村里也没有超市或副食店,大家伙饥肠辘辘,却买不到食物,急得老师团团转。还好,一位老人家给了大家一些红薯,让大家暂时填了下肚皮,支撑着大家向下一个采访地点进发。

不过,几个红薯显然不够分,大家只能互相扶持着、鼓励着向前走,一直走到一条小河边。大家伙的眼睛瞬间放亮,河边种着一排柑子树,滴滴答答地挂满枝头。

大家已经饿得忘记了柑子的主人,一股脑地冲了过去,一人摘了两个,匆匆就往嘴里塞。老师只好不停地向老农说明,说着感谢的话,才让大家逃过老人的指责。

越往后走,大家就越饿,看见什么就吃什么,路边的野果子,地里拔剩的萝卜,甚至路边捡到的橙子,都成了大家果腹之物。

也不知走了多久,就在大家双腿重若千斤之时,大家遇到了一位好心的皮卡车司机,愿意载大家一程。大家在货箱里迎风呼喊,好似这一天的疲惫都在给一个消失殆尽,少走几步路,也成了大家心中巨大的满足。

后来,大家找到了一座古朴的院落。院子里大家看到了几位打扮朴素的人,篾匠正在编着晒席,以备阳光好的时候晒粮食,老大爷坐在门口抽着土烟,奶奶正跟隔壁的奶奶交代着什么,看到大家进门,他们便热情地跟大家打招呼,邀请大家进去坐。

唯有一个奶奶,就站在门口,呆呆地望着大家,我看见她眼神里的惊讶与期待,她突然对着我轻声的叫了一句:‘艳儿……’

恍然间,她又摇摇头,轻轻地说了句什么,然后转身,一脸失落地走进了屋子里。我感到很茫然,另一个奶奶对我说:‘她有一个独生女叫艳儿,上了大学后就再也没回来过,她这是想女儿想的……哎……’老人家长长地叹了口气,转身跟大爷说篾匠的篾片划得很不错。

那一刻,我心里突然很难受,我想起了我的爷爷奶奶,他们在家是否也是这样思念我?

我跟另一个姑娘,进了奶奶的屋子,她正在洗梨。她递过来一个干净的梨子给我,笑得特别开心:‘丫头,你真像我女儿。来吃个梨,她呀,以前最喜欢了。’说着,她又拿了一个梨给了我的同学。

她看着大家,满足地笑了,那一刻,我的脑海中不知为何竟冒出一个词来——孤独。

接下来的采访就顺利多了,天将擦黑时,大家准备返程,老人家却想留大家吃晚饭,我婉言谢绝了她的好意。

她不再说什么,站在门口目送汽车启动,久久凝望。

车子逐渐走远了,夜幕中,我从后视镜中却看到了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身影,她就站在那里,像是一根木头。

不,她是一根温暖的‘木头’。她转过身,背影像是一道冷风,拂过我的心口,也像一把尖刀,在我的心口扎出血。

采风,写作,大家走过的不仅仅是乡间小路,也是写作之路,更是大家的心路,还是人生之路。”

转型——换的不仅仅是名称

经过三年的努力,创意写作中心已然初具实力,先后成立了三社两团:写作团、杂志社、学问社、创意社、创意写作大赛志愿团,学生人数几百人,内容涵盖文学写作、学问交流、编辑实践、创意活动等方面。

经过不断尝试,写作中心创造性地打造了三大特色活动品牌:一年一度的原创读书音乐会、每月一期的花果山学问论坛、师生品茗读书的涪江夜读会。

更是在今年11月,写作中心一手筹办了轰动全国的“钓鱼城”大学生中文创意写作大赛,面向全国高校大学生征集稿件,邀请毕飞宇、陈应松、魏微等国内一线顶尖作家、评论家、出版家担任大赛评委,并前所未有地拿出20万的最高奖金,用以鼓励大学生创作文学作品,推动高校文学的发展。

到今天,大家已然不满足于成为西南地区最好的创意写作中心,大家更渴望有朝一日成为全国最好的创意写作中心。

也正是基于这点考虑,丁伯慧老师认为到了机构转型的关键时刻,在请示董事长和学院董事会后,于今年11月正式将创意写作中心改为创意写作学院。

从中心到学院,更改的不仅仅是名称,还有更宏大的目标,更广阔的发展之路。

12月9日,创意写作学院召开了改组后的第一次全体教师大会,一起研讨创意写作学院的未来发展方向。丁伯慧院长提出了“创意写作本土化”的目标,结合老师的建议,提出了学院未来的几个发展方向:

1.对内开展内涵式发展和理论建设,推动是大家部门发展的最大目标;

2.为了更好地进行理论建设,确定由毕然、余娅琴、潘艳梅、仲心负责“实践写作”的理论研究;由丁伯慧、李孟、黄燕云、潘云贵负责“创意写作思维训练”的理论研究;由方刚、鲁登、田一洁、粟超、吴静负责“文学阅读文本”的研究;

3.将创意写作相关课程增加到3-5门,丁伯慧院长将借访美之际,了解国外创意写作课群并引入国内本土化。

4.加强教师对外交流,不仅要推学生,也要推老师。

5.加强宣传工作,李孟和仲心两位老师对内对外同步开展宣传。

短短三年的时间,创意写作中心从无到有,取得今天的成绩殊为不易,但大家也深知任重道远,想要实现创意写作本土化这一远大目标,需要所有人的努力。

三年前,我是一个远渡重庆的漂泊游子,畏惧万家灯火,在孤独中寻找家的温暖与柔情。而今我已在合川成家,不再担忧衣食饱暖,更加庆幸能成为其中一员,在创意写作学院这个大家庭里,大家十几位同仁心在一起,目标一致。

如果说这份文学情怀是一杯白水,我愿意为它焚烧自己全部的热情和信仰,直到它能温暖每一个学生的喉咙,滋润每一个学生的心。


(创意写作学院 李孟)


上一篇:【创意写作】从莫言到马尔克斯:师生品书碰撞思想
下一篇:【完满达人】艺术达人,巧辩先锋——记五十二期“完满?达人”主题分享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