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问移通】揭秘中国经济持续增长之谜
发布日期: 2016-12-16 浏览次数:

揭秘中国经济持续增长之谜

——从需求侧到供给侧

3月24日19:00时,“学问移通——名家大讲堂”第118讲在缤果大剧院如期举行。大家荣幸的邀请到了在任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学士,重庆大学产业经济学硕士,重庆大学技术经济及管理学博士,重庆大学机械工程管理流动站博士后的刘渝琳教授。

 

自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持续增长的中国经济与世界主流的经济学观点相矛盾。主流经济学的观点在于私有产权、完全竞争与信息完备,而中国没有标准的私有财产体系,存在法律实行不够、政府干预过多等问题。美国一家媒体遍问尚在世的美国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题目就是“75年后谁是全球最大的经济?,根据报道,只有一两位肯定地说是美国;一位说如果俄罗斯进入欧盟,就是欧盟;俄罗斯不进欧盟,还是美国。除此之外,八九位诺奖得主,一致说是中国。其中九十多岁的Ronald Coase说得最坚决:毫无疑问是中国。弗里德曼说:“谁能说明中国现象,谁就能获得诺贝尔奖”。西方经济学家不能说明中国问题的原因在哪里。因为中国经济存在成本很高的“潜规则”,即显现成本与交易费用产权、生产要素日趋市场化、制度干预生产要素结构、制度约束、市场力量制度权威、市场实验、竞争机制等限制因素。中国经济最大的特点在于经济自由、中央集权、地方政府竞争,所以矛盾的本质是中国问题对传统经济学提出了挑战,不是中国问题而是经济学本身的问题,在理论与事实的冲突下,最终理论让步事实。

对于中国经济持续增长奇迹之谜,中国经济学家林毅夫与张维迎分别就政府与市场的角度提出观点,林毅夫认为谜底在于“比较优势发展战略”,他认为在经济持续增长中政府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张维迎恰恰相反,他认为增长是市场的逻辑带来的:“什么是市场?市场就是好坏由别人说了算,不由你自己说了算的制度”。在这两种对立观点下促生了第三种中立观点,由姚洋提出的“中性政府论”:一个中性政府具有两个重要特征。一个是它具有广泛的代表性,不偏向社会的任何一个部分;另一个是它把社会的长远利益摆在首位,:“所谓中性政府,就是政府的政策选择与大多数人的利益取向一致,而不是倾向于特定的利益集团”。中性政府的建立必须具备三个条件:集团成员的广泛的代表性、一个平等的社会基础、中性政府应是一个镇压力量较弱的政府。因为,政府对反抗的镇压能力越强,它就越不可能成为一个中性政府。

罗纳德 科斯(Ronald Coase),新制度经济学的鼻祖,产权理论的创始人,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他发现并阐明了交易成本和产权在经济组织和制度结构中的重要性及其在经济活动中的作用。他曾说过一种“牧羊犬理论”,认为“经济学家说的都是‘没有用的真理’,需要交流”。科斯对中国提出了十大忠告:

——去除所有授予国企的特权,让私企得以自由竞争;

——政府参与土地交易导致腐败猖獗,必须将其自身排除在市场之外;

——中国应打造一个自由的土地市场

——在在中国,教育和税收两项制度都加重了不平等

——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显然开错了药方,需要反思”

——“边缘革命”将私人企业家和市场的力量带回中国

——中国经济学者要从黑板经济学回到真实世界等(例:牧羊)。

——中国必须让其政治权力服从于法治

——中国经济面临着一个严重的缺陷:即缺乏思想市场(例如:经济学家和商人)

——中国的奋斗就是全人类的奋斗!

人们尝试着从需求侧来说明中国经济的迷,于是产生了“三驾马车”的理论。对中国而言,“三驾马车”投资占了50%,消费与出口各占25%,这促使大家从需求侧走向供给侧来寻求答案。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13年的就职演讲中提到:“市场创造财富、拓展自由的能力无可匹敌,如果没有监管,市场很可能就会失去控制”,这使人们联想到经济增长的动力存在一种现实悖论:“富国与穷国的根本差异”。中国现状是出口受到阻碍,从而刺激内需。中国政府一度想要通过调低银行利率来促进消费,但是效果并不显著。供给自行创造需求是经济学一直以来所批判的话题,但就美国“三驾马车”占70%的消费而言,这一理论仍然可行。

索罗模型指出,一个经济体的增长主要可以划分为三个来源:资本、劳动力和生产效率的提高。在经济增长的不同阶段,每一要素扮演着不同的主角。从供给侧角度来说,第三条腿的意义就是经济增长的逻辑。而经济增长的第三条腿就是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持续增长的制度创新环境。从戴蒙德模型的结论出发,政府最应该做的,就是有效的制度设计,重新配置资源从而保证消费的持久性提高,以确保社会整体福利的帕累托改进,资源配置主要靠市场。

供给侧的实质在于“供求错配”,在劳动力、土地、资本、创新四大要素中创新是其核心。供给侧试图解决以需定产到根据生产进行销售。供给自行创造需求从路易十六在位时期就开始存在,他的需求使香水应运而生,而WBG世界银行对世界人的保护从产权界定的角度说明了创新制度重视选择的自由与交易的保护。美国经济增长交易成本的基础在于国家软实力对市场的促进。

供给侧的实施重点在于制度创新,制度设计的核心就是竞争与选择,制度的意义是激励与约束,“布里丹之驴”的故事告诉大家没有选择的结果,制度结构决定了选择的环境,交易费用是制度创新的基础。好的制度的关键是如何在分工与降低交易费用之间进行折中,一个有效率的制度是如何节省交易费用。政府决策核心造就了供给侧的提出。

面对供给侧,大家将如何解答,对于世界是不是平的大家又将如何面对?这一切将交给时间去解答。

2015级 工商管理 李黎冰


上一篇:【学问移通】人生就是最好的书
下一篇:【学问移通】一代女皇武则天,千秋功过蒙曼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